搜索
沒玩沒了 亞洲最強電競產品討論區! 論壇 新聞大事件 [新聞] 兩代電競人的悲喜命運
查看: 36|回復: 0
go

[新聞] 兩代電競人的悲喜命運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版主 網站編輯 管理員

發表於 2017-11-9 17:56 |顯示全部帖子


兩代電競人的悲喜命運:從一天只吃一頓飯,到年入千萬很普通


在大時代的背後,一個又一個少年投身其中,他們中大部分被淹沒,“幸存”下來的,基本都成為如今中國電競産業的中流砥柱。

  記者 何鵬楠

  上周末,《英雄聯盟》S7總決賽落下帷幕,盡管兩支中國戰隊早在半決賽就折戟沉沙,但這並未影響到中國電競愛好者的熱情。

  在鳥巢這座中國體育的聖地,一場電子競技比賽,4萬個座位幾乎座無虛席。

  從1998年星際爭霸開啟“網吧戰隊”模式,到2005年“SKY”李曉峰拿到第一個電子競技世界冠軍,再到如今成為有著200多億元産值和1.7億人用戶規模的“大生意”,中國電子競技從地下走到地上,花了整整20年時間。

  在大時代的背後,一個又一個少年投身其中,他們中大部分被淹沒,“幸存”下來的,基本都成為如今中國電競産業的中流砥柱。

  他們的過往,貧窮曾主旋律

  中國職業電競出現的具體時間是很難界定的,但業內有一個獲得普遍認同的時間點,就是1998年前後,中國的網吧漸漸興起,而《星際爭霸》和《CS》這兩款遊戲,以及其特有的“戰網”模式,點燃了中國電競的火苗。

  從1998年-2003年之間,國內出現了數量龐大的“職業戰隊”,但現在回頭看來,這些戰隊絕大多數都只是具有職業雛形,甚至完全的業余愛好者聯合體。

  “往往就是一個網吧的老板喜歡玩,然後出錢召集幾個在網吧裏水平最高的人組個隊,平時一起玩遊戲。過段時間老板不想玩了,戰隊也就解散了。”

  對于當時的一些情景,曾是國內第一代職業電競選手的易冉印象非常深刻。

  那個時代電競選手的一個常態,就是“貧窮”,比如DOTA2世界冠軍王兆輝,因為曾經窮到撿煙屁股抽,得了個“狗哥”的外號。

  有一年,“狗哥”從湖南去重慶打比賽,湊不到錢住旅店,不得不背了一床被子上火車。

  在《智族GQ》2016年的一篇關于“SKY”李曉峰人物稿件裏,這位中國電競史上最偉大的職業選手,在職業生涯的早期,“每個月的生活費只有200元,為了省錢上網,一天只吃一頓飯。那時通宵結束,他經過菜市場時,花一塊錢買十個水煎包。湯是免費的,他會狂喝很多碗。”

  2002年,為了一個冠軍獎金500元的賽事,李曉峰去西安比賽。路費是向室友借的,他在最慢也最便宜那趟列車的廁所裏蜷了七個小時,一路上聞著煙味、泡面味、腳臭味,舍不得吃飯喝水。

  三輪後,他被淘汰出局,一毛錢的獎金都沒有拿到。回洛陽時,他弄丟了車票,不夠錢補,列車員把他當成逃票人員奚落了一番,Sky在圍觀人群中哭了一場。

  不過,只要熬過了那段日子的少年們,最終大多成為如今中國電子競技的中流砥柱。

  李曉峰在2014年創辦上海鈦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,而易冉去年將參加KPL聯賽的戰隊賣出千萬高價之後,他回到成都,創辦了DR電子競技俱樂部,目前俱樂部擁有四支隊伍。

  他們的今生,年入千萬已非常普通

  對于中國電子競技來説,2013年是一個明顯的界限。

  這一年,延續了十多年的世界電子競技大賽(WCG)正式停辦,風靡多年的DOTA衰落後,《英雄聯盟》成為新的電子競技熱門項目。

  而且,隨著移動客戶端技術的日新月異,80後甚至90後走上時代舞臺,隨之而來就是電競受眾的擴大化。

  在以往,電競愛好者的標簽是15-25歲、男性;而現在隨著電競模式的擴展,主播與直播平臺也漸漸興起,無論男女,從小學生到中年人,正在成為電競的粉絲。

  “受眾的擴大化,意味著購買能力的巨大提升。在以往,男孩子們即使再熱愛,但他們很難帶給這個産業太多實質性的內容,説白了就是沒錢。但現在,電子競技的愛好者,大多擁有很強的購買力,隨之而來的,就是市場的繁榮。”成都麥田互娛創始人趙曉東這樣告訴記者。

  據《2016中國電競産業報告》,2016年中國電子競技遊戲的市場規模達到了504億元,上漲34.7%。《中國遊戲産業報告(2017年1月至6月)》數據顯示,我國移動電子競技遊戲市場上半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176.5億元,同比增長100.6%。

  與此同時,PC端電競沒有停止成長,實際銷售收入達到183.4億元,同比增長12.3%。

  市場繁榮,眾多資本手舞熱錢急盼進入,隨之而來的,就是電競從業者收入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  2005年SKY奪得WCG冠軍的時候,魔獸項目冠軍只有2.5萬美金,而前幾天的《英雄聯盟》S7總決賽,冠軍獎金已經高達170多萬美元。

  而獎金,從來只是職業電競選手收入中很小的一部分。據了解,目前職業電競選手的收入主要由四塊構成:1、工資;2、獎金;3、直播平臺受益;4、周邊産品售賣。其中後兩者,才是大頭。

  當人們為電競主播們千萬年薪而驚嘆不已時,其實他們所獲知的信息,已經停留在兩三年前了,記者從業內人士獲知的消息:去年國內某著名退役職業電競選手,年收入已經破億,“現在年入千萬,真的是很普通。”

  他們的迷惘:當理想變為營生,如何選擇?

  2006年,SKY第二次拿到世界電子競技大賽(WCG)魔獸爭霸項目冠軍時,王冀還是個初中生,每天混跡在騾馬市的一間網吧內,而在2010年成為職業選手後,他發現自己的生活還是脫離不了網吧和泡面。

  如今,王冀是DR電子競技俱樂部的經理,在他看來,如今職業電競選手的環境跟當年天壤之別,“有專門的營養師負責餐飲,住在別墅區內。”

  20歲的王強曾是《英雄聯盟》職業戰隊成員,在成為職業選手前,他曾做過成為“下一個SKY”的夢想。

  但每天10個小時以上的高強度訓練,枯燥的生活,讓他對電競的興趣越來越淡,“我家裏條件不好,學習成績也一般,如果我不繼續打下去,未來的生活如何維持?”

  隨著移動端手遊的興起,催生了“代打、陪打”的興盛,《王者榮耀》讓王強和同行們看到了商機。

  “代陪一個小時就有150元-300元的收入,一天玩個6個小時,輕輕松松就上千,我還每周都雙休,一個月兩三萬元,比以前當職業選手掙得多,不累還自由,還通過這個找到了女朋友……”

  易冉的戰隊中也曾出現過兩名隊員退隊去搞代練的情況。“現在普通的職業選手,收入可能還比不上代練,而且還辛苦得多,壓力也大得多。在營生和夢想之間,的確會有人做出這樣的選擇。”

  除了代打,簽約直播平臺後獲得的高額受益,更是讓很多頂尖職業選手喪失了進取心,尤其是當中國選手一次次在世界大賽中鎩羽而歸時,人們更是會發出這樣的疑問。

  DR戰隊的教練“小黑”,今年31歲,大學畢業,去年曾打進KPL聯賽預賽階段,算是比較頂尖職業選手,隨後退役。

  在此之前,他從事服裝貿易,收入遠超如今做職業教練,但為了心中“拿到世界冠軍”的夢想,毅然重返職業電競圈,重復著每天12個小時的高強度工作。

  也許,只有這樣有夢的人,才是支撐著中國電子競技發展的原動力吧。


轉載 自
新華網體育


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Archiver|沒玩怎麼會瞭?? 沒玩就和你沒完沒了!! 沒來沒玩沒了就遜了!! 亞洲最強的電競產品討論區!..沒玩沒了~~!

GMT+8, 2018-1-23 08:22 , Processed in 0.051420 second(s), 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1.5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